是高职毕业生的身份被人看不起
2018-07-10 10:4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近四十年来,我们通过改革开放,解放了社会资源,实现了阶层的向上大流动,由此带来了社会的跨越式进步。现在,随着一部分既得利益者改革动力趋弱,阶层固化的苗头开始出现,这就需要我们再次找到解放社会资源、打破阶层固化的途径。

高职学校招生难的新闻也是这样。高职院校的专业和课程设置不合理,社会需求对接度不高,固然是招生难的重要因素,而更根本的原因,是“高职毕业生”的身份被人看不起。人们愿意在教育上花费大量金钱和时间成本,目的就是为了通过教育实现阶层的向上流动。如果“高职毕业生”这个身份并不能达到和“大学生”同样的阶层评价和实际收入效果,那么在同等条件下,选择高职学校的年轻人只能是越来越少。

据报道,今年江苏第二阶段(高职)录取征求平行志愿填报结束,相当一部分高职院校招生缺口较大,形势异常严峻。

事实上,每个趋向阶段性成熟的社会都会出现阶层固化问题。英国有一个著名的纪录片《56up》,导演选择了英国14个不同阶层的7岁孩子进行纪实拍摄,每七年记录一次。去年是第56年,当年7岁的孩子已经成了六旬老人。结果是,过了半个多世纪,这14个人“穷人还是穷人,富人还是富人”。这个纪录片无比真实地展示了阶层固化的残酷现实。

这条新闻,与前两天澎湃新闻的一条《高考状元出身调查》的新闻一起读,能看出当前中国社会的一个心理现象:身份焦虑。

历史条件的不一样,决定当今打破阶层固化的途径是个空前复杂的综合体,包含产业升级、社会心理重塑、社会平权等诸多工程。从当前的政策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解放社会资源、遏制阶层固化的取向:经济上强调创新和转型升级,政治上以雷霆手腕反腐败,文化上强调“自信”、社会层面讲究“科学治理”。而“租购同权”、高职院校改革、政府权力清单、高考录取制度的改革等等,都是值得称道、值得期待的努力。需要提醒的是,这些政策都需要社会心理层面的进步作为配套。因为社会阶层的固化不仅仅停留在事实层面,很大程度上还会停留在心理层面。比如开头的那两条教育方面的新闻,就显示了传统的社会评价体系依然在起作用的效果。就高职院校招生难来说,切实提高技术工作者的收入是解决办法,弘扬崇尚“工匠精神”的社会风气也非常重要。同时,还要警惕一些负面风气的传播,比如对某个职业的“妖魔化”解读,以及对拜金主义有意无意的放大宣传等等。前段时间某个富二代“带狗乘飞机”的事情被某些媒体大肆炒作就是一个很不好的例子,这种极端事例的猎奇式传播会成倍放大身份焦虑,对此当有足够的警惕。

我们不能因为老牌强国英国也有这个问题,就放松对阶层固化的重视。作为曾经的世界头牌,英国的任务更多地是“守住”自己的地位,而我们现在的历史任务,是中华民族的“复兴”,是“超越”,是在国际新秩序中取得应有的地位。这个任务,以及几千年历史积淀下来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社会进步的动力。宏观上,我们必须坚持不懈地创新以赶上世界科技潮流。微观上,我们必须创造让大多数家庭通过自身努力进入中产以上阶层的社会条件。

澎湃的这条报道调查了40个今年的高考状元,其中只有6位状元来自农村,其余85%的状元均是城镇户口。新闻中提到,这些状元中父母是公务员的状元最多,比例远超其他职业。这其实只是报道中提到的众多数据之一,但是很多媒体在转载时不约而同选择了这个点作为标题:“高考状元多来自公务员家庭”。这个标题表现出了一种类似“出身论”的强烈暗示。

这个结论其实很片面,因为40个人的样本实在太少,完全不构成统计学意义。但是为何大家都对这个感兴趣呢?这就映射了民众对阶层流动的空前关注。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lubd2.cn香港马会开奖结果,香港总彩特马,小鱼儿开奖网版权所有